首页
热门
图片评测政策展会
精选
原创技术百科
比价访谈视频
专题
热点汇评测盘点吸顶灯市场分析
推荐
资讯动态分析故事
企业产品导购指数

吴长江股份被拍卖 雷士告别“人治”时代

http://www.bm.hc360.com2017年01月23日11:07 来源:OFweek半导体照明网T|T

    备受外界关注的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案有了最新进展。2016年年底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被判入狱,其以雷士照明股权换来的德豪润达股份近日也被法院司法宣布拍卖,用以抵偿其所欠债务。

    彻底脱离吴长江时代的雷士照明,经营思路做出了调整。2016年年末雷士照明宣布从传统照明企业向智慧照明商转型。

    中国市场化初创期的丛林英雄层出不穷,其开创的民营企业凭借后发优势,也成功实现体量扩充,品牌进阶。创业不易,守业更难,民营企业在扩张过程中,颇感尾大不掉,创业家难以约束冒险主义精神和草莽特质,与现代化企业理制度格格不入。吴长江是继科龙电器前董事长、广东格林柯尔创始人顾雏军之后,又一位获刑入狱的民营企业家。

    业内人士认为,创一代的个性和野心若不能被束缚在现代化企业制度的牢笼之中,不仅断送个人职业前途,也给企业带来深重的灾难。雷士劫难,后事之师。

    雷士创始人入狱

    日前,珠海照明企业德豪润达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书》。根据通知书,珠海市中院在执行西藏林芝汇福投资有限公司、新世界(13.690,0.00,0.00%)策略(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申请强制执行吴长江、惠州雷士光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山东雷士照明发展有限公司借款纠纷的过程中,因吴长江等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决定,拍卖被执行人吴长江所持有的德豪润达1.3亿股股票。

    实际上德豪润达与吴长江产生联系是在2012年12月。当时,吴长江在与“中国VC教父”阎焱的软银赛富公开决裂后,引入德豪润达的战略投资。德豪润达受让了吴长江所持的大部分雷士照明股权,成为雷士照明的大股东。作为对价,吴长江之后认购德豪润达定向增发的股权。

    此次拍卖德豪润达股份,则是吴长江审判的收尾工程。2016年年末,长达两年之久的吴长江涉嫌挪用资金案件终于有了一审判决结果。吴长江以挪用资金、职务侵占罪被判有期徒刑14年,处没收财产50万元,并责令吴长江退赔人民币370万元给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

    笔者从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2012年至2014年8月间,被告人吴长江为筹措资金建设其个人实际控制的重庆无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所开发的“雷士大厦”项目,以其本人实际控制的多家公司作为贷款主体,利用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提供质押担保,向银行申请流动资金贷款。

    之后,吴长江在没有经过公司授权和董事会决议通过的情况下,个人决定将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存于银行的流动资金存款转为保证金存款,为重庆无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公司向银行申请的人民币90162万元流动资金贷款提供质押担保,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为此先后出质保证金人民币92388万元。上述贷款发放后,均由吴长江支配,用于“雷士大厦”项目建设、偿还银行贷款、个人借款等。

    此后被告人吴长江无力偿还上述贷款,上述银行将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的人民币55650.23万元保证金强行划扣。就此宣判对于雷士照明的意义以及吴长江为公司带来的影响,截至记者发稿时,雷士照明方面不愿做过多表态。

    成败吴长江

    自此轰动一时的雷士案终于有了初步结果。从曾经的照明行业新贵到如今的阶下囚,命运跌宕,让人喟叹。

    吴长江具备中国创业家的基本特征,头脑精明、胆识过人。1998年初,吴长江与弟弟吴长勇在广东惠州的一家咖啡馆商议,决定筹建一家照明用具企业。谋定而速动,同年年底雷士照明成立,总部设在广东惠州。2010年5月20日,雷士照明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随着企业不断扩大,雷士照明成为中国照明行业的翘楚,吴长江随之步入人生巅峰。

    2005年对吴长江时代的雷士照明而言,像是一个分水岭。这一年,吴长江与另外两名雷士照明的创始人分道扬镳。

    2006年8月14日,雷士引入软银赛富的战略投资。后者以2200万美元的代价,拥有雷士照明35.71%的股权。彼时吴长江占股40%。

    放手股权带来的现金流或许让吴长江尝到了甜头,吴长江之后多次引资。尽管几次引资后股权架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吴长江并不愿面对这一事实,对于大权旁落愈发不甘心。吴长江仍然希望保留话语权。让雷士停留在吴长江“一言堂”的“人治”时代。

    2012年5月,吴长江与时任大股东软银赛富的创始合伙人阎焱公开爆发董事会夺权大战。吴长江当时被纪检部门传唤协助调查,董事会按规宣布其辞职。但吴长江此后联合经商和供应商逼宫董事会,欲夺回控制权;而软银赛富联合另一位主要股东施耐德,调查并指责吴长江长期违背董事会决议向关联公司输送利益。雷士照明在此番争斗中生产销售停滞近一个月。在双方僵持数月后,最终阎焱方面允许吴长江返回公司担任CEO。2012年12月,德豪润达受让吴长江持有的11.81%的雷士照明股份,成为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王冬雷担任雷士照明董事长后,遂向公安机关举报吴长江涉嫌职务侵占。王冬雷当时对媒体称发现了吴长江存在严重违法行为,包括涉及职务侵占,抵押公司资产向银行贷款、通过关联公司利益输送问题等。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雷士两易大股东,但雷士照明和子公司的公章一直被吴长江紧紧攥在手中。雷士照明董事一直无法顺利完成工商变更。

    2014年10月22日,惠州警方对吴长江立案;同年12月4日,吴长江被刑拘。2015年1月5日,吴长江被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移送至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2016年年底吴长江被宣判入狱。

    在数次博弈中,雷士的时任大股东打出“依法治企”牌,吴长江则打出“创一代”的悲情牌,对雷士的控制权之争产生了很大的舆论影响。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公司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鲁桐表示:“一般中国人会比较同情创业者,但是从规则角度去看,不能用感情色彩掩盖实质。雷士照明风波根本上还是创业者英雄主义作风与PE强调的企业运营制度化、规范化理念上的冲突。”

    不过,雷士照明的业绩受此影响似乎并不大。2016上半年,雷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214万元,达到四年来最高利润的水平。宣判结束后,新雷士时代到来,对于雷士而言,转型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

责任编辑:张琪琦

上一页12下一页

1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猜您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