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门
美图欣赏产品评测行业政策行业展会
精选
原创技术百科
比价访谈视频
专题
热点汇采购百科建材快报市场分析
推荐
资讯动态分析故事
企业产品导购指数

“中国浴缸教父”倪凤桐(图)

http://www.bm.hc360.com2017年09月05日08:46 来源:中洁网T|T

    19岁,倪凤桐被裹挟在时代的洪流中,上山下乡到嫩江农场任带队连长当知青;

    29岁,倪凤桐开发出中国首创钢板搪瓷浴缸,他研发的钢板整体拉伸搪瓷浴缸,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四等奖;

    43岁,倪凤桐从美国引进亚洲首条压克力浴缸生产线,让中国浴缸生产技术领先日韩;

倪凤桐

倪凤桐

    52岁,病退的倪凤桐来到广东江门崖南,帮助儿子创办阿尔伯特浴缸品牌,他的目标,是要打造一个让国外同行羡慕的牌子,喜欢的牌子,佩服的牌子。

    这一份跨越了近半个世纪的履历,是倪凤桐成为“中国浴缸专家”的最好注脚。他不仅是中国浴缸的开创者,也是中国浴缸的引领者。从学习,到追赶,到超越,倪凤桐专注浴缸行业几十年,在无缝缸和独立浴缸领域,倪凤桐掌握的全套工艺技术,已超越如美国JACUZZI、德国HOESCH等国际顶尖浴缸品牌。

    现在,站在浴缸制造工艺峰顶的他,有着些许落寞,他说,现在没有赶超对象,其实也挺痛苦的。面对“中国浴缸专家”的称呼,他说自己就是老技术工人,老工匠。

    填补空白,他开启了中国浴缸市场的序幕

    “那个年代,一个浴缸能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现在看来都是一个笑话。”说明当时我国技术落后。

    倪凤桐与中洁网副总经理李天燕交谈中

    1949年4月5日,倪凤桐出生在黑河市。在他出生的这一刻,就注定了未来几十年,倪凤桐将一直被裹挟在这个国家跌宕起伏的洪流中,他经历过公私合营、大炼钢铁、反右倾、三年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40年。

    1968年底,长达十年的“上山下乡”活动拉开了序幕。19岁的倪凤桐,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按黑龙江当时的政策,不上山下乡一律不安排工作。如果下乡两年,可以选拔回城安排工作。“其实当时我的家庭我走不了,我跟姥姥姥爷长大,他们都80多岁,父亲有病,母亲心脏病,姐姐精神病,弟弟脑瘤,全家就我身体好,我是不能走的。”倪凤桐跟家里人商量,再困难也得克服两年,如果不安排工作,他待在哈尔滨将无事可做。

    上山下乡期间,担任带兵连连长的倪凤桐,白天除了干农活,还得帮着修拖拉机,修播种机,修收割机,这些修理技术,除了自学母亲寄给他的《车工工艺》,他还跟一个被打成反革命的劳改犯,名叫邵章富的北京一机床六级车工学艺,这为他后来回城工作,开创浴缸事业,打下了技术基础。

    原本以为上山下乡两年,就可以分配工作的倪凤桐,直到四年后的1973年初才回城,进入哈尔滨英俊空气锤厂,那是一个资不抵债的街道集体企业。凭着自学的车工工艺,倪凤桐成为了一名车工。因为精通车工技术,不到半年,倪凤桐就晋级成为一名五级车工,随后班长、车间主任、生产科长。后来,因为机械行业下滑,英俊空气锤厂收归哈尔滨市轻工局管,改名为哈尔滨搪瓷三厂,定位做搪瓷工业,时任副厂长的倪凤桐带队外出考察。

    “我考察回来,汇报说干脆搞铸铁搪瓷浴缸,因为我们有铸造车间,搪瓷总厂有搪瓷技术。”倪凤桐提出做浴缸的建议,是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当时中国卫浴市场一片空白,没有座便器,没有花洒,没有龙头,更没有浴缸,甚至连浴缸龙头和排水的配件都没有人生产,而且因人口流动受限,宾馆很少,就算有铸造技术搪瓷技术,产品能做出来也没有市场,卖给谁都不知道。

    不过,时代巨变给了倪凤桐一个机会。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了改革开放的基调。

    “中国没有的东西,你要早开发,肯定会成功,改革开放了,人们生活条件越来越好,首先改革开放需要宾馆,宾馆要浴缸,我是这么判断。”当时中国绝大多数的宾馆,都是淋浴头,高端宾馆流行的,是俄罗斯铸铁浴缸。倪凤桐认为,改革开放带来的人口流动,需要宾馆提供住宿,也需要大量浴缸,家庭卫生间也会有浴缸的需求,浴缸市场肯定会起来。

    1978年的中国,还处于计划经济时代,生产多少浴缸,需要多少材料,都需要经过政府部门批准分配。研发出铸铁搪瓷浴缸的倪凤桐,为了扩大生产,经常需要跑建材部和轻工部,希望能拿到产品计划和材料,一次偶然的机遇,他得到了一份惊喜。

    当时建材部有两个从意大利和捷克考察回来的工程师,带回来一本钢板搪瓷浴缸生产的图册,倪凤桐觉得,钢板搪瓷浴缸的生产,比起铸铁搪瓷浴缸来说,生产效率更快,产品更好,倪凤桐当即请求建材部领导将图册借给他,说他可以生产。“我当时跟部里领导讲,我说我能做,第一,我们是搪瓷行业,搪瓷技术没问题;第二,哈尔滨有飞机厂,有坦克厂,有森林拖拉机厂,那些油箱都是拉伸出来,我可以请他们帮忙,把产品先拉伸出来。”

    拿到钢板搪瓷浴缸图册的倪凤桐,像获得宝贝一样,当天就坐硬座火车往回返哈尔滨,下了火车连家都没回,直奔工厂,找到技术科主任,让他按照产品图册画出草图,他自己立马向哈尔滨轻工局汇报,请求批准生产。最后,倪凤桐得到了省、市领导的支持。

    1979年,国内首创整体一次拉伸成形的钢板搪瓷浴缸后,一直亏损的哈尔滨搪瓷三厂,第一年就盈利50多万。因此,项目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那个年代,一个浴缸能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现在看都是一个笑话。”

    在倪凤桐的经营下,哈尔滨搪瓷厂扩展到了六个分公司,从洗菜槽、洗面盆、到坐式浴盆、淋浴房、防盗门、人造石、人造玛瑙洁具......产品卖到了全国,甚至南下广东,在佛山都设有批发站。

    倪凤桐研发的钢板搪瓷浴缸,为中国卫浴填补了浴缸空白,也开启了他毕生的浴缸之路。

    追赶超越,他领先日韩引进亚洲首条压克力浴缸生产线

    “能够替代压克力的好材料,几十年至今没出现”

    时间来到了1992年,邓小平南巡,确定了继续进行改革开放的基调,市场经济的放活,让中国经济再一次焕发出生机,倪凤桐也再一次站到了中国浴缸行业发展的关键点上。

    此前的80年代末,中国经济走到了一个重要的关口,因为价格双轨制和通货膨胀,导致滞胀性危机在中国全面爆发,经济发展接近停滞,从而引发“姓资姓社问题”的大讨论。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派出大量的经济贸易方面的考察团,去国外学习。

    “真正的跟国际对比,是我出国考察以后,一开始是省里头,有个团去日本学习,我去了日本十几个企业,看看日本的洁具生产,看了日本的建材市场,这是一个提升。”借此契机,倪凤桐开阔了自己的视野。1990年,倪凤桐随团去日本考察,看到人造玛瑙浴缸,就随身带回了28公斤的技术资料,回国后开始研发人造玛瑙浴缸,投资90万,建立了年产5000套玛瑙洁具生产线,投放市场一年,就挣了350万。

    1991年,倪凤桐随团到美国考察,参观美国的洁具展会,接触到了美国Jacuzzi(爵士)等国际浴缸品牌,感受到了刚刚起步的中国卫浴,与国际的巨大差距。同样在美国建材市场,倪凤桐也第一次接触到压克力冲浪按摩浴缸。当时国际浴缸的主流,还是搪瓷类浴缸,量产最大的是钢板搪瓷浴缸,铸铁搪瓷浴缸第二,第三是人造石浴缸、玻璃钢浴缸。压克力才刚刚兴起,在浴缸品类才占12%,中国、韩国、日本市场都没有。

    倪凤桐决定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引进美国生产线,抢先做压克力浴缸。不过,引进压克力生产线,连设备加上征地,再盖厂房,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但压克力高档浴缸的市场并不明朗,这让周围的人都为他这个决定担心。

    “光美金就要97万,风险很大,大家都说,这么高级的玩意卖给谁?我也有过担心,但是我有一个理念,我早走一步,领先一步。”倪凤桐看中的,是改革开放之后的市场需求,人们在追求高品质、现代时尚的东西。他的底气还来自于哈尔滨搪瓷洁具总厂,在过去的十年,他将一个负债132万,固定资产只有70万的街道集体企业,发展到4个分公司、固定资产近1000万的卫生洁具总厂。

    随后,倪凤桐就又去了发明压克力材料的英国曼彻斯特ICI(璐彩特)总部生产基地,回来他更坚定自己的信念,在倪凤桐看来,未来浴缸有长远生命力的就是压克力浴缸。

    “在室内卫生间,一个压克力浴缸,可以50年不变色,在室外,比如泳池,十年八年都没问题,其他材质的,就会出问题。”在倪凤桐看来,压克力的优势在于,造型可以非常优美,别的材料,做不出那么漂亮的产品,而且几十年光泽不变,万一有磕碰划伤,可以修旧如新。

    倪凤桐的“海斯奇迹”

    就这样,斥资2000万元建立起来的,亚洲最大高档压克力冲浪按摩浴缸生产线在哈尔滨落地。第二年产品投产以后,价格比欧美同类进口品牌的低60%的中国制造压克力浴缸,成了畅销产品,政府采购、演艺明星装修、别墅装修,国内市场的80%压克力浴缸产品,都出自哈尔滨搪瓷洁具总厂,而日、韩同样的产品,直到5年后才问世。1994年,哈尔滨搪瓷洁具总厂,升格为海斯集团。黑龙江日报、哈尔滨日报分别以“海斯的启示”“海斯的谜底”,对倪凤桐进行报道。

    如今的浴缸市场,压克力材质占到了90%以上,上世纪九十年代流行搪瓷浴缸、铸铁搪瓷浴缸、人造石浴缸已逐渐式微,这也证实了倪凤桐当年对于浴缸市场未来趋势的准确判断。

    现在,对于浴缸的创新点,除了功能和设计外,倪凤桐一直期望的是,有新的材料出来代替压克力。但能够替代压克力的材料是什么?他至今还没有看到。

    “能够替代压克力的好材料,很难再出来了。”倪凤桐遗憾地说。

    不做贴牌,他想做一个为中国人争气的品牌

    “有人说我是浴缸的教父,是专家,我说我啥都不是,我就是老工人,老工匠。”

    2000年,因为身患严重的冠心病,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倪凤桐从海斯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上,病退下来。2001年,受儿子倪伟的请求,52岁的倪凤桐,来到广东江门崖南,创办了汇康卫浴,组建“ARTO”阿尔伯特浴缸品牌。

    “如果不是我儿子逼我做,任何人找我我都不会再做了。他没有做过浴缸,也没做过工厂,他是做贸易的,那只有我来,让我帮他把控。”倪凤桐一再强调自己南下的初衷,是为了帮自己的儿子倪伟,其实在他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深藏多年的夙愿未了,他希望能做一个为中国人争气的品牌,能够代表中国浴缸最高水平,让国外的同行羡慕的牌子,喜欢的牌子,佩服的牌子。

    在阿尔伯特刚建厂的时候,倪凤桐就定了一个原则,和一个目标。原则是,从前海斯做的产品,不能再做,国内有企业做的产品,不能再做。一个目标就是,要做世界顶级品牌,他对倪伟说,“你爸搞了一辈子浴缸,在你搞的时候,帮我实现这个愿望。”

    为了实现品牌梦想,倪凤桐拒绝了很多国际品牌订单贴牌的请求,澳大利亚的科马卫浴,提出过每年要8万件浴缸的订单,法国的圣戈班卫浴,也想代工6万件,他都好意推却。倪凤桐觉得,只有做出自己的品牌来,才能做出价值,贴牌是给别人打工,附加值低,能有5%的利润就不错了,如果订单企业一撤单,企业就倒了。对于如何做品牌,倪凤桐有一个四品法则,品行、品质、品位、品牌。品行就是要做好人,品质就是让产品说话,品位就是定位一定要高端,然后才能成为品牌。

    在倪凤桐看来,做品牌还得保持专一专注,只有专一专注,才能一心一意去研究产品,才能一心一意提升产品,“其实做好了,慢慢就做大了。国外的好品牌,企业都不大,但是专一专注,几代人做一样东西,追求高精尖的品质,就算只做螺丝,也能让螺丝上天下海。”

    从1992年引进美国压克力生产线开始,二十多年来,倪凤桐一直专注于压克力浴缸的研发。来到崖南之后,除了看电视,或者出去开会,偶尔上医院看病,倪凤桐最大的乐趣,就是工作,基本上满脑子都是研究如何生产浴缸。在员工放假休息的时候,他就在想着怎么做产品,等大家回来上班,他就已经提出了产品的可行性解决方案

    “ARTO”阿尔伯特创立之初,需要新建厂房,设计生产线,倪凤桐利用春节期间二十多天的假期,什么都没有干,独自在家研究设计生产线的流程,反复推敲论证,改了十几稿,最后设计出来一套最优化的方案,用一台智能机器人,解决了产品喷纱的两道工序。这样一来,不但节省了生产时间,也节省了厂房的占地面积,而且节省了一台造价上百万的智能机器人。

    正是几十年如一日的专注,倪凤桐在压克力浴缸的生产技术方面,特别是在无缝缸、独立浴缸、个性浴缸领域,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超过了让他仰望过的国际品牌。

    2014年,阿尔伯特推出了一款名叫思琪的独立浴缸,这需要用一张压克力板,一次成形一个有着四脚支撑的浴缸,难度系数很大,特别是四个缸脚的成形,很难处理,因为四个缸脚要支撑整个浴缸的重量,加上水和人的重量,有将近半吨重,因此对工艺要求很高,在生产过程中,缸脚不是变形,就是融掉,或开裂,要么有烧伤的色斑。

    国外同行对于四个缸脚的处理,一般是后期接上去,再抹上釉料,进行打磨。但倪凤桐认为那种连接的方式很笨,而且做出来表面不好看,他自己经过反复测试研究,最后做成了。每年都有不少国外同行技术人员,来到公司向他请教浴缸成型工艺,他说,保密。有时,他也给别人提出一些建议性的意见。

    “有人说我是浴缸的教父,我说我啥都不是,我就是老工人,老技工。我就这样喜欢像是做艺术品一样这么做浴缸。”倪凤桐说,好的产品,是用时间在说话,真正品质好不好,几十年不变色,从来不开裂。

    倪凤桐有时候觉得有些落寞,以前是他仰视别人,现在是别人仰视他,缺少一个赶超对象,这让他感到挺痛苦的。

责任编辑:吕丽萍

Tel:010-61723631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