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门
美图欣赏产品评测行业政策行业展会
精选
原创技术百科
比价访谈视频
专题
热点汇采购百科建材快报市场分析
推荐
资讯动态分析故事
企业产品导购指数

陶瓷贴牌商“大迁徙”之谜:何处是归途

http://www.bm.hc360.com2017年10月13日14:31 来源:陶瓷信息报T|T

    因为一场前所未有的环保风暴,陶瓷行业贴牌商的江湖,也被搅动。

    中国陶瓷行业最大的贴牌基地——淄博产区,在这场环保风暴中首当其冲,因为淄博关停114家陶瓷企业214条生产线,产能严重不足,导致在淄博贴牌的600多家贴牌商分流,而这些分流出来的贴牌商,或许将重新改写中国建陶产区的版图。

    有行业人士估计,在地砖方面,淄博产区贡献出来了100条线左右的客户,其中一半流失到广东,剩下的流失到了其他产区。这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原本困难重重的广东产区生产企业的危机。“如果淄博不搞环保,广东产区在今年还会倒闭很多的厂。”该行业人士表示,淄博分流过来的贴牌商,带来的产能需求,救活了广东产区很多企业。

    不过,淄博贴牌商也面临着许多不确定的因素,生产工艺的磨合,贴牌的模式,能否适应当地的水土,尚未可知。而因环保带来的原材料涨价,生产成本飚升,成为很多失去主战场的贴牌商不得不面对的一道转型难关。

    “原来淄博有一个做贴牌的想在广东做展厅,但是到了华夏一看,别人的展厅比自己在淄博的漂亮,规模也比自己的大,价格还比自己便宜,感觉进入佛山的希望很渺茫。”来到佛山做品牌的淄博贴牌商杨浦(化名)表示,其实淄博贴牌商很多都有实力,但是没有品牌运作的思路,来了广东就如泥牛入海,感觉还是非常迷茫。

    而在广东产区的贴牌商,也面临着同样的压力,合作的生产企业也有被环保关停的风险,环保像是悬在头顶的一把利剑,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

    出走

    2016年12月,在淄博贴牌的杨浦,正式转战来到了佛山。

    “去年5月份,我见淄博要求陶企改成天然气,就想转到佛山来,但那时候品牌网络建设不够,还是没有很多信心转过来,我稍微观望了一下。”杨浦后来在秋季陶博会上,见产品被客户普遍接受,就下定了决心,陶博会一结束,就留在了佛山寻找展厅,对接生产企业,到去年11月份开始生产,转战佛山的计划,就完全定下来,关掉在淄博的展厅,在佛山开始建新展厅,组建团队,一直筹备到今年4月的陶博会,新展厅开业。

    根据日前公布的淄博市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淄博市在2017年6月底前关停建陶企业144家214条生产线,2017年10月底前建陶行业(建陶企业26家61条生产线)全部改用天然气为燃料。

    这意味着,原来在淄博贴牌的很多贴牌商,失去了合作的生产厂家,而水煤气改天然气带来的生产成本的上涨,也让留下的贴牌商,压力倍增。杨浦庆幸自己提前做好了打算,要不等到今年,淄博大面积关停生产线,那就晚了。

    谈到环保对贴牌商的影响,杨浦说起了一个特别伤感的案例,淄博某贴牌商,在财富城有一个400平米的展厅要转让,有人想租,但条件极为苛刻,除了电脑可以带走外,其他的办公用品都得全部留下。这放在两年前,淄博产区的环保风暴还没开始之前,400平方米的转让费,光转让费就得40-50万。

    这并非个例,今年7月25日,淄博市淄川区人民法院拍卖位于淄川区中国财富陶瓷城财富会展大道一座面积1400多平方米的展厅,第一次拍卖705.75万流拍。而到8月12日第二次拍卖,降价到564.6万,仍然无人问津,以流拍告终。

    淄博是陶瓷行业贴牌商最重要也是最大的聚集地,这个有着15年贴牌历史的陶瓷产区,高峰期曾聚集了600多家贴牌商。中国财富陶瓷城执行董事孙红霞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仅在中国财富陶瓷城聚集的600多家陶瓷企业、1000多个品牌中,就有80%是贴牌商,其中不乏运作得很好的贴牌企业。据孙红霞介绍,在中国财富陶瓷城做得好的贴牌商,每年销售额可以达到2~3亿元。

    不过,因为淄博产区产能压缩,失去货源的贴牌商,开始向佛山、福建、临沂、河南、江西等产区转移。“据我所知,淄博产区到佛山来做展厅的贴牌企业,有10~20家左右,也有很多只是在这边寻找生产厂家,展厅还留在淄博的也是很多。”杨浦透露,淄博贴牌商的出走,从去年4月份陶博会就已经开始,原来观望的企业,在去年10月份陶博会又过来了一批。而到今年开年,淄博产区开工生产线数量不足10条,有些实在撑不住的贴牌商,在今年年初,又不得不跑到佛山来找货源。

    贴牌环境的改变,也让贴牌商不再依赖于某一个产区或某一个企业。“对于贴牌来说,以前是卖方市场,现在是买方市场,现在的贴牌环境,比以前好。”佛山市金尚豪建材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广富表示,以前贴牌,一个版面没有五千平方,厂家都不愿意接,现在普通的釉面砖,一二千平方的订单都会接,门槛降低了。

    在华夏陶瓷城经营仿古砖品牌的何新荣也表示,现在的贴牌门槛,比原来降低了十倍。“以前没有两三百万,根本不可能做品牌,光做一款花色就要十几万。而现在做一款花色只要一万多,30万就可以搞定一个品牌的产品。”

    喷墨机带来的生产革命,为贴牌商寻找货源提供了方便。黄广富表示,在网版和辊筒时代,排产相对来说非常困难,调完一次版不行,又得重新洗网版和洗辊筒,又要重新磨釉,调一次版都要三到五天的时间。而到喷墨时代,工艺就相对简单很多,一个产品设计出来,不到两个小时就可以看到版面,一天可以调很多次版,提高了效率。

    在黄广富看来,随着原材料的上涨,现在淄博产品的价格,已经赶上了广东,但是产品的性价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压力

    从去年年底开始,何新荣就感受到了排产的压力。因为环保督察工作组进驻到广东产区,无论厂家,还是贴牌商,都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去年11月以后,和何新荣合作的三个生产厂家,因环保压力很大,企业急着停窑,只给了他十天时间,把一些紧要的货生产出来。直到今年春节后复工,货源还是一直相当紧缺,原本生产十款砖,缩减到五款,数量从之前的3000箱,也降到七八百箱,在三月份排期最紧张的时候,何新荣只能拿到日常需要30%的货。

    另一方面,其他产区的停产,带来的蝴蝶效应,影响到了广东产区。“一下子很多产区的厂都停了,广东产区就涌进来很多贴牌商,广东生产企业有了更多的选择,对客户可以择优录取,将价格高、拿货快的客户留下来,拿货慢,价格低,合作不是特别和谐的客户,砍掉一部分,这对贴牌客户又是考验。”何新荣说。

    贴牌商的抢货竞争,变成了财力上的比拼。以前厂家多,贴牌商找厂家谈合作的条件很低,生产二十万的货,只需要拉走四分之一,其他十五万的货可以放在工厂里。现在生产厂家少了,贴牌商多了,生产20万货,不但要先打20万货款,还要把货马上拉走,不能存放在企业的仓库里。

上一页12下一页
Tel:010-61723631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